合资公募难施拳脚 境外资管欲借基金互认入境-基金频道 为儿子种出百草园 老夫妻捡15万

合资公募难施拳脚 境外资管欲借基金互认入境-基金频道   本报记者 曹乘瑜  2月15日,证监会核准公告称,核准金元顺安基金的外资股东――香港惠理基金将其持有的49%股权转让。这意味着,继纽银西部基金、道富基金之后,近年来又一家合资公募基金的外方股东退出。  近年来,不少合资基金公司出现股权转让。业内人士认为,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公募牌照红利降低、股债牛市的结束以及治理理念的不同,或许是中外股东分家的原因。随着境内资本市场的开放,直接将自有品牌送入内地市场,既方便管理,又适合当下市场行情,也能够做好品牌宣传。惠理集团透露,希望借助基金互认、具有QDLP资格的境内基金公司拿下内地市场。  经营三年蚀本退出  近两年,一些中小型和次新的合资公募基金,都出现了外方股东退出情况。2014年5月,纽银梅隆资产公司向上海利得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纽银西部基金49%股权,同年9月,道富环球投资管理亚洲有限公司已将其所持有的道富基金49%的股权全数转让给了上海融晟投资有限公司。  这是金元顺安基金再一次被外方股东“抛弃”。金元顺安基金成立于2006年,当时名为“金元比联”,中方股东为金元证券,持51%;外方股东为比利时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比利时联合资产”),持股49%。比利时联合资产管理公司作为全球最大的保本基金管理人之一,也是比利时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  2012年3月,金元比联宣布,比利时联合资产将持有的49%股权转让给惠理基金,这是港资首次参股内地公募基金,转让价格为4050万元,加上此后的按比例增资,累计投入8705万元。金元比联更名为“金元惠理”。按照Wind的数据,惠理基金持股12005万股,对应股本为0.73元 股。  据媒体报道,当时对于收购,惠理集团创始人谢清海表示,收购有助于其发展成为以亚洲为基地的世界级基金管理集团。但是三年半之后,惠理集团选择退出。根据其公告,此项买卖转让价格4500万元,惠理集团预计亏损3380万元。按此转让价格,仅为0.37元 股,股权价值几乎腰斩。  然而,2013年至2014年末,金元顺安的利润从70万元增加至3950万元。而且,根据业内常用的基金公司的股权价值指标――价格与管理资产规模比率,金元顺安的股权价值一直在提升。2012年一季度末,金元顺安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为8.78亿元,交易价格与管理资产规模比率之比达9.42%,2015年三季度末惠理集团退出时,金元顺安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为7.75亿元,这一比例为11.85%。  境外资管“曲线入境”  记者通过邮件采访到惠理集团,其行政总裁谢伟明表示,选择出售股权,主要是希望集中资源和精力,以全资或控股的形式,在中国发展惠理自营品牌的基金产品。  由于目前外资基金不能控股公募基金,这意味着,惠理集团只能通过基金互认来发展其公募业务。另一个选择就是发展其私募业务,惠理集团设在大陆的惠理海外投资基金管理公司于去年获得QDLP资格,可开展跨境私募基金管理业务。  目前,已有多家海外基金公司,通过基金互认将公募产品直接送入内地。首批3只香港互认基金,分别是恒生中国H股指数基金、行健宏扬中国基金、摩根亚洲总收益债券基金,分别来自于恒生投资、行健资产和摩根资产。据悉,第二批北上基金已有2-3只获批。谢伟明介绍,“惠理价值基金”已递交申请基金互认的资格,目前正在候批。  私募方面,获得QDLP资格的基金公司已有两批,第一批包括6家境外对冲基金,包括城堡投资(Citadel)、橡树资本(Oak Tree)、英仕曼集团(Man Group)、奥氏资本(Och-Ziff)、肯阳资本(Canyon Capital)以及元盛资本(Winton),第二批QDLP试点资格于2015年3月获批,分别是瑞银全球资产管理、德意志资产及财富管理、野村资产管理、EJF Capital、世邦魏理仕全球投资公司,每家获批额度均较第一批5000万美元翻倍,为1亿美元。  据悉,惠理集团的QDLP产品,已与内地的渠道成功发了两只产品,取得良好的势头。“由于内地的基金业正在做多方面的开放,未来集团在内地的发展存在很多的可能性,我们不排除任何的发展机会。”谢伟明表示,“至于未来,需要因应行业的持续开放和法规的改变,期望可以利用我们设在内地的惠理海外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或其他方式参与内地的公募业务。”  某北上互认基金的代理机构人士认为,通过互认渠道进入内地,更能做好品牌宣传,以及方便管理。发展擅长的境外投资业务也符合当前汇率下行、内地资产荒的大背景。  多因素影响公募股权价值  业内人士认为,公募牌照的红利在不断减少是导致外资离场的原因之一。2013年6月,新修订的基金法颁布,私募、实体企业、第三方机构甚至个人均可进军公募牌照。2013年至2016年2月5日,新成立的基金公司达到27家,目前还有31家正在等待审批。公募基金的增多,带来了激烈的竞争,在产品同质化和人才严重不足的行业背景下,一些新基金公司的发展举步维艰。Wind数据显示,2014年至今新成立的基金公司,目前公募资产规模超过百亿的只有三家,2013年至今,新成立的基金公司中,规模过两百亿的只有6家。  另有业内人士认为,公募基金股权价值的提升,在实际上并没有上述指标算出来这么多。济安金信副总经理、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群航表示,近几年,基金公司的管理资产规模中,专户和子公司资管规模的扩大,导致非公募部分越来越多。因此,金元顺安的股权价值或许不比三年前高多少。  其次,股债牛市的结束也在削弱公募的价值。2014年-2015年,A股正在牛市盛况中,金元顺安的公募规模达到高点16.5亿元。随后有所滑落,到2015年三季度,仅为7.75亿元。与此同时,公募在投资品种和投资手段上均有所限制,无论是对冲基金、还是量化产品,都受到限制,也不如私募基金灵活。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离开,或许是因为惠理集团不看好公募载体下,未来内地股市的发展。  研究人士认为,中方与外方在管理理念上的差别,或许也是导致分家的原因。从比利时联合资产开始,金元顺安基金连续更换股东,或许说明其中方股东在与外方的合作上并不顺畅。上海某基金研究机构人士表示,由于理念不同,外方股东和中方股东对基金公司的考核要求也不同。“有的外方要求组合均衡性,但是A股市场波动较大,近年要保持业绩靠前,可能要投资重点投资小盘股。”该人士表示。根据证监会的数据,截至2016年1月,101家基金公司中,共有中外合资的基金公司45个。随着金元顺安的股权转让,还剩下44个,其中,中外方股权比例相差不大、同时公司规模较大、业绩较好的有嘉实、景顺长城等基金公司,这类基金的中方股东是处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内资企业,他们既强势,又能与外资有较为一致的理念。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