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党领袖乔伊斯在农村地区有着非常强的支持基础 执法劝阻被泼热油 飞机涂成哈士奇

拒绝中国投资的代价 澳大利亚终于意识到了 美股行情中心:独家提供全美股行业板块、盘前盘后、ETF、权证实时行情   澳大利亚同意将澳洲电网租给两家本土公司,而非出价更高的中国国家电网。悉尼大学教授称,这可能使澳大利亚政府损失了一大笔钱。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澳大利亚终于意识到了拒绝中国投资的代价。   据道琼斯消息,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周四表示,同意将澳大利亚最大电力网络Ausgrid租给本国的IFM Investors和AustralianSuper,在一份为期99年的租赁合同中后两者占50.4%的股权。   此前该国政府出于国家安全考虑,阻止了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和香港长江基建集团有限公司长期租用Ausgrid的单独竞购提议。Ausgrid负责为悉尼及周边地区170万户家庭和企业提供电力。   彭博社指出,在这桩交易中,整个公司包括债务在内的估价约为208亿澳元。而此前中国国家电网对该公司资产的估价据称约为251亿澳元。   这一差距显示出,澳大利亚政府仅限本地买家控制敏感基建设施,以及公众排斥海外投资,特别是中国国企投资的代价。同时,这笔交易也让人们对澳大利亚的开放性和审查制度提出了疑问。   悉尼大学商学院研究中国在澳投资的教授Hans Hendrischke对彭博社表示,这笔交易“本可以做得更好,这可能使政府损失了一大笔钱”。   AustralianSuper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养老基金,IFM Investors则是该国基建资产的最大管理机构。IFM首席执行官Brett Himbury称,双方同意支付Ausgrid调整后资产基值的1.4倍。知情人士称,中国国家电网愿意支付该基值的1.7倍。州政府公告显示,2016财年澳洲电网调整后的资产基值为147.5亿澳元。   过去两年,澳大利亚政府加紧了对外国投资的审查,称此举是出于“国家利益”和“安全担忧”方面的考虑。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成员中甚至还包括一名前情报机构负责人。   但这一行为引发了外国投资者的困惑,中国政府也呼吁澳大利亚要“公开透明”、“避免歧视”。   澳大利亚副总理乔伊斯(Barnaby Joyce)否认该国正在实施“保护主义”,称在允许外国人投资国内资产方面,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家”。但他也补充说,政府有权选择说不。   乔伊斯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政府不会不经思索地将海外国有企业对澳大利亚资产的投标排除在外,但会更加谨慎,“我们相信私营企业,这意味着是个人拥有资产,而不是政府。”   从历史上来看,海外投资一直是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的一大动力,政府过去也很少公开拒绝海外投标。但自从2013年自由党-国家党联盟(Liberal-National coalition)上台后,该国便加紧了投资审查,并驳回了三项重大交易,其中包括美国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公司(Archer Daniels Midland)对澳大利亚农业公司GrainCorps的收购提议。   国家党领袖乔伊斯在农村地区有着非常强的支持基础,而且一直主张在农业领域推行严厉的海外投资新规。此前,中国民企上海鹏欣集团牵头的财团欲收购澳大利亚畜牧企业Kidman,乔伊斯就曾在政府驳回之前公开发言表示担忧。 责任编辑:郭明煜 SF008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