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交音乐厅68岁郑京和 一晚挑战巴赫全套“小无”郑京和演奏巴赫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与组曲全集 一晚上演完巴赫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与组曲全集 巴印军队再度交火 马伊琍谈陈道明

上交音乐厅68岁郑京和 一晚挑战巴赫全套“小无”郑京和演奏巴赫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与组曲全集 一晚上演完巴赫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与组曲全集,近二十年来,古典乐坛几乎无人敢碰,但68岁的“小提琴女皇”郑京和却做到了。上周末的上交音乐厅,一个人一把琴,近三小时的时间里,她以钢铁般的气魄和意志、庞大的技巧和力量、绵延不绝的音符和热情构筑起一座音乐“圣殿”,“这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与其说是挑战,不如说是圆梦”,郑京和在演出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也许,在场的不少观众无缘在其风华正茂之年见证其风采,却幸运地听到了一段传奇的续写。谈小提琴让我毫无障碍地表达自我尽管如今古典乐坛抢眼的女性小提琴家比比皆是,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最杰出的小提琴家几乎都是男性,直到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亚洲姑娘出现。1967年,19岁的韩国姑娘郑京和与18岁的以色列小伙子平恰斯·祖克曼一同参加为莱文垂特大赛。在这个因宁缺毋滥而多年空缺大奖得主的著名比赛中,评委会史无前例地把大奖同时颁给这两位新人。此后,郑京和用自己在弓弦上无所不能的表现征服了原本对亚洲人持怀疑论调的各大乐团,进而为整整一代亚洲音乐家有机会在国际舞台上展现才华打开了大门。郑京和与小提琴的结缘,源自9岁。因为与首尔爱乐乐团合作门德尔松的小提琴协奏曲,她成为世人眼中的小提琴“天才少女”。彼时,距离她第一次摸琴仅仅三年。“其实童年时的我很害羞,可当我演出时又会极度的兴奋。是小提琴,让我毫无障碍地表达自我,这是为什么我开始演出生涯的原因。”说起郑京和在小提琴上的天赋,不得不提她的家庭。这个韩国最显赫古典音乐之家诞生了包括她在内的三位世界级音乐家——姐姐郑明和是大提琴家,弟弟郑明勋是指挥家、钢琴家,几乎是韩国古典音乐发展之路的浓缩。“这么多年来我认识很多很多的音乐家,但没有一个像她那样充满熊熊燃烧的激情的。如果与乐团合作一部作品,她会事先把所有曲谱都背出来,甚至比指挥还要清楚演奏的好坏,她是一个令指挥都会害怕的人”,素以“冷面”著称的郑明勋这样评价自己的二姐。谈隐退“偿还”成了另一种收获在长达半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中,郑京和一直是在舞台上叱咤风云的东方传奇,直到57岁那一年。2005年,因左手无名指受伤,这位活跃的小提琴家不得不淡出人们的视野。两年后,她回到母校茱莉亚学院任教,将大量的心力倾注在教学事业上。“从小到大我已经受到了足够的眷顾,一直有非常好的运气,也许这是我该偿还的时刻了吧。”在隐退的数年中,“偿还”成为了另一种收获。没有舞台上的聚光灯,郑京和却收获了年轻音乐家身上的活力、灵感和源源不断的生命力。2011年,郑京和与大姐郑明和一起担任大山国际音乐节暨音乐学校的联合指导,“也许比我失去的还要多,我开始重新审视我自己和我的生活”。这一年,63岁的郑京和再度站上了舞台。谈复出每个孩子都“独一无二”利落的短发,纯黑的西装,凌厉的步伐,说话时高挑的眉毛和飞扬的神色,如今,出现在媒体面前的郑京和,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也许是旺盛的状态,也许为了享受音乐生涯的“最后一个阶段”,郑京和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在演奏会中完整演绎巴赫的六部无伴奏小提琴曲。这套创造于1720年前后的六部小提琴无伴奏作品,被誉为“小提琴圣经”,难倒了无数小提琴家。“这场演出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挑战让我感到兴奋”。今年在中国,郑京和共有六场巴赫“小无”的巡演。她说,如果有观众能有机会听到全部六场,会发现每场音乐会都会有不同的演绎。失而复得的舞台,也让她更加珍惜自己的音乐生涯,“我比生命中任何一个阶段更确定如何做音乐,也更乐在其中”。曾经站上过讲坛的郑京和,对于中国的琴童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中国有3500万的琴童,但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有不同的声音、灵魂和品位。对于孩子来说,无论是未来想成为独奏家还是室内乐手,或是从事音乐教育,最重要的是要找到小提琴对自己的意义,要清楚小提琴和音乐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如果只是为了父母而无止尽地练琴,那就太残酷了。所以在每个阶段,父母都应引导孩子们的兴趣”。谈家人我们的默契融入血液无论是弟弟,还是儿子,每当谈到家人,这个叱咤舞台的“女皇”总是难掩柔情。而说起弟弟,郑京和立刻流露出温柔之色,“因为工作繁忙,现在我们并没有太多交流的机会,但我们曾经非常亲密,也会分享彼此在音乐上的感悟。即便是现在,让我们来一场三重奏音乐会,我相信一定会非常和谐,其中的默契是融进血液里的。”虽然是乐坛大姐大的人物,但是身为白羊座的郑京和,还有俏皮的一面——只要一谈到自己家中的两只狗,她就兴奋无比,并拿出手机向记者“炫耀”它们的照片,“一只叫约翰内斯,另一只叫克拉拉,约翰内斯是我最爱的作曲家勃拉姆斯名字的前缀,他的音乐很富有浪漫情怀。这两只狗是我最忠实的听众,只要我一拉琴,就会做出‘哇哦’的表情”。相关的主题文章: